主页 > 失落的桃符 >

第二十一章 领证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直到万建魁的身影消失很久,我都没有挪动步子,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刘二伟的家里,我是打定主意不会再去了,谢丽红的嘴就是个惹祸的源头。至于徐冬梅那里,我过去了又能干什么?万建魁说得出就做得出,我有他的把柄,他有师傅的把柄,我毁了他,也就等于说是毁了师傅。去找师傅?师傅现在和大师兄还在工地上,那个工地里又有一半是马乂星的人,万建魁说不定就要去那里,我过去干什么?
  一时间,我竟然觉得自己无路可走。
  我抬头看了看太阳,阳光分外刺眼,照的我头脑一阵晕眩。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念头:那天半夜,师傅摸黑把我喊起来,带我去垃圾山上找死猫,然后我看着他挖出死猫的眼,泡进药瓶子里……当师傅和我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是不是就注定说,我们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http://www.dadaoqiankun.net
  很早以前,在刚开始接触这一行的时候,没有遇到师傅的时候,那还是在工地上,晌午吃饭,一群民工围在一起,蹲在地上,听一个老师傅讲这个行当里的故事。他说——以前有个木匠,懂很多害人的法儿,他有一本书藏在身上,书上记载的也满满都是害人的法儿。每当他去给人做活儿的时候,趁着主家不注意,就会把那本书拿出来,随便翻到一页,然后就在这一页的害人法儿里挑一个出来,偷偷陷害主家。他为什么每一次都要做这种事儿呢?是因为他这本书是他的师父传给他的。他师父传给他的时候,说:你要么别看这本书,要么看了就不能停手,做了第一起,就会做第二起……要是哪天你不做了,那就是你的死期到了。这书,你还不能一页一页的翻,必须是随便翻开一页,然后在这一页里挑,做的法儿也不能重样儿,否则也必死无疑。结果那个木匠没忍住,就看了那本书,然后就必须一直做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翻开了书,却发现翻到了之前就翻过很多次的那一页,而且页面上写的害人法儿他也全都用过了,这可怎么办呢?木匠一下子慌了,这个时候,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起来:徒弟啊,我终于把你盼来了,我下了十八层地狱,受了好多年的苦,你来了,我就该投胎去了。木匠扭头一看,他师父就在他身后站着,已经折磨的不成人形了!木匠当场就吓死了!这本书,又落到了下一个人的手中…… http://www.dadaoqiankun.net
  老师傅讲的是鬼故事,当时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也没太当真,可是许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莫名其妙的想,或许那个故事不是什么鬼故事,那本书里记载的害人的法儿,不是别的法儿,而是木工厌胜术!
  我陡然打了个冷颤。
  木工厌胜术,就像是一个永不消失的诅咒,只要开启,就永远停不下来?
  不管我学不学,它都会像幽灵一样在暗中跟着我,纠缠着我?
  前面的路会是怎样?
  师傅和我的结局又会是怎么样的?
  我的后背突然一阵发麻。
  我是个思虑很重的人,我上过学,读书还算多,也很杂,只是因为经济困难,所以没有继续读下去,但是我的知识面并不一定比一些大学生窄。
  师傅曾经开玩笑说木郎上到高中就不上学了,真是可惜了材料,看这孩子有时候唉声叹气,说话文绉绉的,要是一直读书读下去,说不定还能当个作家诗人啥的。大师兄也开玩笑说,这年头,在大街上扔十块砖头能砸死九个作家,还有一个是诗人,那绣花枕头,不一定有咱家老三懂得多哩……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或许就是因为这些,才造成了我经常容易胡思乱想的性子,而此时此刻,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我突然很想见见娇娇,我朝着家——那个在城中村租来的小小院落——走了回去。
  娇娇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一边洗,一边哼着小调,看见我回来,她又惊又喜,站起来说:“晌不晌,夜不夜的,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活儿都干完了?”
  “娇娇。”我上前抱住了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她的肩膀里,那股特有的幽香,让我刚才不安的心一下子就获得了安宁。
  “木郎,你怎么了?”
  女人是这世界上最敏感的动物,娇娇一下子就觉察出了我的异样。
  我本来想说没什么的,但是一个念头突然涌上心来,我把头抬了起来,说:“娇娇,咱们去把证给领了吧?”
  “啊?”娇娇一下子愣住了。
  “咱们去把结婚证给领了!”我说:“今天大清早,师傅还敲打我,他都知道了我半夜偷偷钻你的被窝。”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娇娇的脸红了:“我爸也说过我,让我注意点。”
  我挠了挠头,说:“那咱们就去把证给领了,到时候光明正大地睡一张床上,谁也不说咱俩的闲话了。”
  娇娇抬起头,问:“那咱们什么时候去?”
  我问她:“你知道你的户口簿在哪里放着吗?”
  “知道。”娇娇说:“就在柜子里塞着。”
  “那咱们现在就去!”我说:“我的户口簿也在屋里。”
  “真的去呀?”娇娇还有些犹豫:“不跟我爸爸说一声?”
  “你爸又不是不愿意,咱们回来给他一个惊喜!”我推着娇娇进了屋,去拿户口薄。
  我想起万建魁那副嘴脸——他觊觎娇娇的心始终不死,我要断了所有人对娇娇有所觊觎的念想!
  我和娇娇当天就领了证。
  回来的时候,我还特意买了点酒和肉,娇娇做了顿好吃的,这算是庆祝,我们俩在家乐的跟傻子似的。
http://www.dadaoqiankun.net

  但是,娇娇所不知道的是,自始至终,都有一大块石头压在我的胸口,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来气。
  我明明知道万建魁和马乂星在做局骗人,而且还是骗徐冬梅那样单纯、善良又可怜的人,我却不能说破,这让我深受良心上的谴责,也充满无奈的愤懑。
  我记得十多年前,爷爷去世的时候,不许我再走祖上的老路,还对我说了三个字:“做好事!”
  可我现在在做什么?
  娇娇说:“木郎,你有什么心事吧,跟我说说?”
  “等师傅回来了,我再说吧。”我不想辜负爷爷的期望,也不想让自己的良心受煎熬,我决定把事情告诉师傅。
  直到傍晚,师傅和大师兄才回来,师傅看见我,就问:“徐冬梅家的事情了了?”
  看见师傅一脸疲惫和苍老的样子,我突然又心疼了,我犹豫了一下,说:“了了。”
  师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没有要人家的钱吧?”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我摇了摇头:“没有。”
  师傅“哦”了一声,然后和大师兄都洗了洗手,坐到了桌旁。娇娇已经把饭菜端了上来,师傅就着菜吃了一口馍,又喝了一口汤,拿眼瞥我,说:“老三,我一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没了,遇到什么难过的坎儿了吧?说说?”
  我心中一动,到底还是师傅的眼毒!
  不过这让我也轻松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万建魁去搅局了。他应该是在昨天夜里去找了马乂星,然后和马乂星密谋要做局骗人,今天一大早,他就守在徐冬梅家门口了。”
  “啥?”大师兄半口馍差点喷出来,吃惊不小。
  娇娇把筷子一放,说:“又是那坏东西、狼羔子!他是怎么骗人的?”
  我把上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娇娇早听得是火冒三丈,把万建魁骂了个狗血淋头。
  大师兄的嘴张大了半天,说了一句:“没想到老二还有这好口才?”

http://www.dadaoqiankun.net


  “你还叫他老二?”我冷笑一声,说:“忘了夜儿黑他怎么回敬你的?”
  大师兄尴尬的笑了笑。
  师傅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说:“万建魁是受了马乂星的蛊惑,马乂星干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一次两次了,跟他爹一样,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啊。”
  大师兄一脸惊诧诧异:“师傅怎么知道马乂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师傅说:“老三说的那个淫乱木偶,叫欢喜偶,专一咒人乱来的。听老三说的那样子,雕工很好,也不像是新东西,所以肯定不是夜里才做的。这说明马乂星手里头早就有那东西,他手里拿这东西干什么?还有什么真武大帝的像,这是一套一套的,玩熟了的,串起来想想,又怎么会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呢?”
  “怪不得我看见万建魁在今天半晌里才去工地,去了以后就跟马乂星躲在暗处咕咕唧唧。”大师兄一副恍然的表情,说:“原来都憋着坏呢!”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我说:“师傅,怎么办?这事儿咱们是管还是不管?”
  “还是别管了。”大师兄说:“咱们惹不起,躲得起。不是有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吗?让他们自己作死去吧。”
  师傅却反问我说:“老三,要是这事儿你不管,心里边能过得去吗?”
  “过不去。”我老老实实地说。
  师傅点点头:“那就管吧。”
  “师傅!”大师兄急了:“万建魁要说砌死猫眼的事!”
  “说实话,死猫眼砌进去以后,我就后悔了。”师傅说:“我还是那句话,纸里包不住火,他要是想说,迟早都要说。大不了咱们不在这个地方待了,换个地方,照样营生。会手艺,能下力,又吃苦,还怕饿死?”
  “对!”师傅这么一说,我立即就缓过劲儿来了,压在胸口的大石头也没了,精神也来了,我说:“明天我还去徐冬梅家里,看他们捣什么鬼!要是马乂星真去弄个真武大帝的像,骗人家的钱,我就给他揭底儿!” 失落的桃符th110
  “唉……何苦呢。”大师兄叹了一口气,一脸苦瓜相。
  “大师兄,别皱眉头了!他那么坏,尽干些丧良心的事儿,就该揭他!”娇娇朝大师兄撇了撇嘴,然后扭头对师傅一笑,说:“爸,我和木郎有件大喜事要跟你说!你可别激动啊。”
  师傅眼皮抬都没有抬,夹口菜塞嘴里,边嚼边说:“领证了?”
  我惊住了:“您怎么知道?”
  娇娇也惊了。
  师傅翻翻眼,反问了一句:“除了这,你们俩还能有别的喜事?”
  我算是服了。
  大师兄也兴奋起来:“这就把婚结了啊!没有喜糖、喜烟,是不是也不用给份子钱了?”
  “让师傅挑个日子,过段时间办婚礼!”我说:“到时候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大师兄嚷道:“证都领了,还叫师傅?该改口了吧?”
  我愣了一阵,看向师傅,师傅也正瞅我呢,这么多年的疼爱,我可是全记在心里,略微扭捏了一下,就喊了一声:“爸!” http://www.dadaoqiankun.net
  “哎!”师傅答应的亮堂!
  大家都笑了起来。
  笑声中,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忙问师傅:“师——爸……”
  刚喊完这一声,娇娇和大师兄又已经笑成一团了。
  “别笑了!”我挠了挠头,说:“爸,今天万建魁说了一句话,我感觉很奇怪。他说他是门里面的人,不怕我揭他的底,门里面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啥?不是!万建魁他说啥!?”师傅的脸一下子变得黑黄,瞪大了眼睛,在灯光下显得极为可怕。
  我不由得吃了一惊:“爸,您这是怎么了?”
  “万建魁说他是门里面的人?”师傅有些神经质似的,说:“老三,你没有听错?”
  “我没有听错,他就是这么说的。”看着师傅这个样子,我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不安,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爸,到底怎么了?”
  娇娇和大师兄也都收敛了笑容,盯着师傅。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师傅癔症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发直,什么话也没说。
  “爸?爸!”娇娇使劲推了推师傅:“你怎么了?别吓人啊!”
  “哦,哦。”师傅这才晃过来神似的,勉强笑了笑,说:“没事,走神了。”
  娇娇说:“那门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那是啥意思?”师傅的脸色完全恢复了正常:“老三听秃噜嘴儿了吧?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收拾收拾,洗洗睡觉。”
  师傅站起了身子,却朝我递了个眼色,我心中一动,暗暗会意。
  这一天夜里,倒是用不着半夜偷偷钻娇娇被窝了,夫妻同床就寝,名正言顺!可是等到娇娇睡着了,我又偷偷溜出了被窝。我知道师傅也一定没有睡着。果然,我刚掩上了卧室的门,就看见师傅坐了起来。
  我和师傅出去的时候,大师兄还在鼾声如雷。
  跟着师傅走到了院子角落里,默默的看着师傅吸完了一根烟,才听师傅说了一句:“木郎,刚才我说让你管徐冬梅的事儿,这话我说错了,我收回来,那事儿不该咱们管,也轮不到咱们管。”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哎?”我愣了一下:“这是怎么说的?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师傅没有吭声。
  我突然间有些晃过神来了:“师傅,万建魁说的那个门,到底是什么意思?”
  “唉……”师傅叹了一口气,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民国时期的一个帮派吗?专门行使厌胜术来害人、骗人的帮派——厌胜帮。”
  “记得。”师傅半夜里喊我去找死猫,挖猫眼的时候,跟我提过这件事儿。
  师傅说:“那厌胜帮,又唤作厌胜门!门里面的人,就是指厌胜门里面的人!”
  “啊?”我怔住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失落的桃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失落的桃符txt下载 -失落的桃符在线阅读

乾坤小说站天天更新为您提供失落的桃符小说在线连载阅读,本小说为白金作家签约作家 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于天涯连载更新的第三部小说。本站提供免费的最新章节阅读,是从网络整理的资源,版权属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