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失落的桃符 >

第二十章 联手做局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万建魁这个问题,既是问徐冬梅的,也是冲着我问的,但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是真的无话可说,而是不能说,没法说——在这个时候,事实胜于雄辩,徐冬梅和谢丽红都亲眼看见万建魁从床板下面拿出来那东西了,我能说什么?我说什么,她们也还是会信万建魁的。
  人,往往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都怪我刚才的反应慢了。
  可谁又能想到,万建魁平时那么闷的一个人,还会玩这些把戏?
  这世上,最好骗的还是女人和老人,而且感情受挫、人生失意、心里有事儿的人会变得更笨,尤其是徐冬梅这种天天守在屋子里的家庭妇女,整日不与人接触,世面上的一切险恶几乎都接触不到,防备心也几乎为零——从她让万建魁进屋就能看出来——一个陌生男人装神弄鬼说了几句话,她就敬若神明,还往家里领,这在我看来,简直是难以想象!
失落的桃符th110

  当然,在徐冬梅的心中,万建魁并不是在装神弄鬼、胡言乱语,因为万建魁的每一句话,都戳中了她的要害,她也没办法谨慎了。
  总而言之,徐冬梅还是太善良,太单纯,所以才会太好哄,太好骗。
  这种女人要是能管住李海那种花花肠子的丈夫,可就真是出邪了。
  还是说老话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收起来了吗?”
  万建魁把“淫乱木偶”装裤兜里半天了,徐冬梅还不敢扭过来头,只是别着脸,小心翼翼的问。
  万建魁说:“收起来了。”
  徐冬梅这才扭过了头,我看见她的眼圈都有些泛红,她问道:“万师傅,这会是什么样的人放进去的?”
  “这可就难说了。”万建魁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你们这房子的风水太恶,会招来各种各样的恶人,如果不改改风水,恶人肯定不会绝,这类厌胜的镇物也不会绝。”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那要怎么改风水?”徐冬梅说:“房子需要扒了重新盖吗?”
  “搁不住扒了房子重盖。”万建魁说:“只需要请来一尊开了光的神像,改了宅子的气场,风水自然就变好了,恶人和脏东西也不敢来了。”
  徐冬梅深信不疑的问:“往哪儿去请开了光的神像?”
  “我师傅那里有一尊真武大帝。”万建魁说:“他老人家开过光、消过磁的神像,灵验无比!”
  徐冬梅说:“那您师傅他能来吗?”
  万建魁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他老人家喜好情景,轻易不出门。所以说,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到处走动的。”
  “万师傅,您能不能帮帮我的忙,求求您师傅,让他帮帮我?您看我这里……”徐冬梅眼圈一红,眼泪掉下来了。
  “你别哭了。”万建魁装出一副着急忙慌的样子,说:“我最怕女人哭了!好了,好了,我回去在师傅面前给你求求情。”
失落的桃符th110

  “那实在是太谢谢了!”徐冬梅感激的擦了擦眼泪,说:“那刚才的东西怎么办?”
  “没事。”万建魁说:“我回去以后,处理了它。”
  说完,万建魁又瞥了我一眼,说:“妹子,这里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万师傅等一下。”徐冬梅走到床头柜旁边,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来两个红包,各塞进去一沓子钱,走了过来,递给万建魁一个:“万师傅辛苦了。”
  “这……”
  “万师傅您拿着吧!”徐冬梅说:“您可一定要把您师傅请来啊。”
  “行!我帮妹子这个忙!”万建魁就势头把红包给接下来了。
  徐冬梅又把了一个红包递给我:“也辛苦陈师傅来一趟了。”
  我连连摆手:“我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什么也没干,收这个不合适。”
  “您就拿着吧。”徐冬梅执意要让,我也执意不要,万建魁却一把接着,说:“他脸皮薄,我先替他收了,回去给他。”

失落的桃符th110


  我一阵愕然,几乎都要被气笑了。
  万建魁见好就收,说:“妹子,我们先走了,回去在师傅面前求求情,要是得空,明天就能再来。”
  “麻烦您了。”徐冬梅毕恭毕敬的说。
  我心中满腹心事,也没法再把师傅做的那厌物藏在床板下了,我说:“我也先走了。”
  谢丽红送我们出了大门,还说:“小陈师傅,记得我的床啊!”
  我都没有搭理她,那床,我也不想去做了,这谢丽红就是个惹事的主,我再在她那里干几天,估计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了!
  等谢丽红转身回去之后,我看了万建魁一眼,他刚刚走到路口拐角处,正从红包里往外掏钱,准备数呢。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跑过去一把拽住他,冷笑道:“姓万的,真是小看你了,深藏不露啊!真是老话说的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唤!平常看你蔫不拉几的,没想到编起瞎话来,一套一套的,眼都不眨一下!蔫坏蔫坏,就是说你这种人的!”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你给我放手!”万建魁急忙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见谢丽红的人了——便恶狠狠的说:“陈木郎,夜儿黑可说清楚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谁也不管谁!今天你就想坏我的好事是吧?”
  “坏你的好事?”我没有松手,依旧是攥住万建魁的衣服,说:“徐冬梅究竟请的是谁?是你还是我!谁坏谁的事儿?”
  “请了你,我就不能来了?你赚你的钱,我赚我的钱!你自己不要的,现在眼红了?你给我放手!”
  “我眼红?你放屁!”我骂道:“姓万的,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你还要骗,你缺德不缺德?你还要良心不要了?”
  “良心多少钱一斤!”万建魁冷冷道:“她有花不完的钱,捐出来一点也不亏!”
  “那是捐,你这是骗!”
  “你少叫唤!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骗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我“呸”的啐了口吐沫,说:“你懂风水吗?你能掐会算吗?你师傅还会开光?你师傅是谁呀?”
http://www.dadaoqiankun.net

  “我会什么,还都让你知道?我师傅是谁,你也管不着!反正不是郑国彬!”
  郑国彬是师傅的名讳,我听见万建魁提名带姓的喊,更是一阵恼火,把他的衣领子攥的又更狠了一些:“你这个白眼狼,你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是谁收留你了?是谁手把手教会你的本事?”
  “他要是不偏心你,我还是他徒弟!”万建魁说:“我在他身边,比你在他身边的时间长吧?他凭什么把娇娇许给你!”
  “原来你还惦记着娇娇啊!”我鄙夷的一笑:“万建魁,扫泡尿照照你自己,娇娇瞧得上你吗?心术不正!”
  万建魁的脸抽搐了一下,眼神凶狠的像野兽:“陈木郎,你放手不放手?”
  我心中“咯噔”一声,万建魁这是真恼了。
  不过,我还是没有放手:“你少吓唬我!我不放手又怎么了?想打?你打得过我吗?”
  我比万建魁年轻,又比他长得高大,力气也比他盛,单对单,我根本就不怯他!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想打是吗?”万建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陈木郎,我是打不过你,但是要打,你就把我打死!打不死我,嘿嘿……郑国彬、郑娇娇,这俩老弱,我总能打过吧?”
  我大怒:“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万建魁掰着我的手指头,松开了我攥着他的衣领子,然后扭头就走。
  “万建魁!”我上前再次拦住他:“你新认了马乂星做师傅,对不对?”
  “对!怎么样?”
  “好,这是你和马乂星合伙做的局,对不对?你让马乂星一个木匠来假冒大师,还送开光的真武大帝!我看你和他都忘了他亲爹马藏原是怎么死的了!”
  万建魁斜着眼睛看我:“陈木郎,你是打算把这事儿给我捅出去?”
  “我刚才在徐冬梅家里是给你留着面儿!”我说:“你要是还这么坑蒙拐骗,信不信我现在就回去,告诉她们你是个大骗子!你那个什么淫乱木偶,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是你事先预备好的——掀床板的时候,你才从口袋里拿出来,栽赃嫁祸,假冒是在人家床板下面发现的!其实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你回去说吧。”万建魁有恃无恐:“看徐冬梅她们是信你,还是信我。”
  万建魁算是看准了徐冬梅吃他那一套,自然是浑不在意。
  我冷冷一笑:“女人好骗,男人未必!我等李海回来,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万建魁愣了一下,然后说:“陈木郎,说实在话,我是真不怕你揭我的底,我现在是门里面的人!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捅出去了,就别怪我把郑国彬干的好事儿也抖搂出来!他在那胖子墙里藏死猫眼的事情……嘿嘿!到那时候,我看你们还怎么在匠人圈里混?!我看谁还请你们去干活儿?!你和郑娇娇,就等着吃风屙沫儿吧!”
  说完,万建魁扬长而去,只剩下我,看着他的背影发怔。
  门里面的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失落的桃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失落的桃符txt下载 -失落的桃符在线阅读

乾坤小说站天天更新为您提供失落的桃符小说在线连载阅读,本小说为白金作家签约作家 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于天涯连载更新的第三部小说。本站提供免费的最新章节阅读,是从网络整理的资源,版权属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