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失落的桃符 >

第十四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谢丽红也跟着问:“对,这要怎么破?缺德的下贱坯子!最好也给他来个反咒,让他家里也天天跟炸油锅似的,一辈子过不安生!”
  匠头有罪,罪不及妻儿,想想以前师祖爷为了跟马乂星的爹斗法,最后累的自己死了不说,媳妇和女儿也都不得善终,何必呢?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是听我师傅讲的这里面的门道,只会拆厌,不会反咒。”
  刘老汉盯着我,说:“小陈是个厚道人啊。”
  刘二伟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就当是买了个教训,以后对人和善一点,也就不会招惹这些下算了。小陈兄弟,只要能破了就好,不反咒了。”
  谢丽红恨恨的说:“便宜那鳖孙了!”
  我说:“破了好说,把这两个木偶,连同柴头、血绳,都丢到煤火里,一把烧掉就行了。关键啊,还是人心,这些邪门歪道就是通过影响人心来影响人命的,你们俩互相信任,比什么都强!”

失落的桃符th110


  “小陈说得对!”刘老汉笑了:“我看是你们俩这心结一解开,以后想再吵架也难!我也听不见热闹了。”
  刘老汉这玩笑开的,大家都乐了起来。
  谢丽红笑着说:“把那床也都烧了吧!我现在想想都瘆的慌,宁可打地铺,也不睡那破床了!”
  刘二伟问:“那以后咋办?”
  男人就是这样,误会的时候,什么都看不顺眼,误会消除的时候,倒显得比谁都大度。原本是刘二伟讨厌那床,现在又是他觉得烧了不值当。
  谢丽红说:“这不是放着现成的好木匠吗?请小陈师傅再来做一张!不比谁都放心?”
  刘二伟挠挠头,说:“看我这脑子,我倒是忘了!”
  我摆摆手,说:“我可没空,刘大爷家里的活儿忙完了,我就得去找我师傅帮工了,他们那边接了大活儿,也缺人手。”
  “一客不烦二主,您都站院子里了,就是您了!”谢丽红不由我分说:“就这么定了!你师傅那边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我们这边出了这档子事,现在找谁都不放心!”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刘二伟也在一旁帮腔,刘老汉也劝,这道理实在是抹不开人的情面,我只好说:“行,行,那我就给你们扎一张床!”
  谢丽红说:“小陈师傅会不会下好的厌胜,会的话,就给我们下一个?”
  “嫂子,你要是身上粘了毛,保准比猴儿都精!”我笑道:“放心吧,来的时候,我已经备好了,给你们布置个好的。”
  “是吗?”谢丽红喜不自胜道:“那是怎么个好法?”
  “这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光了,也不能让你们看见,看见也漏气了。”我说:“下午我就来给你们做木工,做木工的时候,我自有安排。现在晌午了,我得先回去给师傅报个信儿。”
  我要走,谢丽红和刘二伟哪里肯让我走,强拉着我留在他们家,做了几个菜,还开了瓶白酒,刘老汉作陪,好吃了一顿后,才放我回去。
  实在是没想到,我这接了谢丽红家的活儿以后,又引出来一桩大事!
http://www.dadaoqiankun.net

  晌午回到家里,只有娇娇在,师傅他们都在上工,我借着酒劲儿,和娇娇亲热了一番,然后就去工地上找师傅了。
  工地在沿河的别墅区,城郊专门开发出来打造独门独院独户独楼的富翁家园,师傅、大师兄、二师兄正和别的工队合伙在干,房子还没有成型,处于圈梁结顶的阶段。
  师傅看见我来,就喊我过去,说:“这边正缺人手,还在到处找人凑数,你正好过来。”
  我说:“现在还不行,刘老汉的邻居,就是老吵架的那夫妻俩,在床里面发现了俩木偶、一柴头,还绑着血绳,要烧了床,请我重新做一个。人都熟了,抹不开脸面,我就应承了。”
  师傅点了点头,说:“那也好,你就先给他们组一张床,完了再过来。”
  “好。”
  我刚应了一声,就听见大师兄在那儿喊:“老三,老三!”
  我一路小跑过去,大师兄拉着我问:“你也准备过来了?”

http://www.dadaoqiankun.net


  “先不呢,我那边还有活儿。”
  “不过来也好。”大师兄挤眉弄眼的说:“这个工地上,有三伙人,一伙是咱们,一伙是城关东十里的,还有一伙你猜猜是谁?”
  “谁呀?”我刚反问了一句,就看见一个人从毛坯房里出来,竟是马乂星!
  马乂星眼尖,抬头就看见了我,嘴里噙着一根烟,乐呵呵走过来,说:“小老弟,你也来了?”
  我看见他就不顺气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听这话说的。”
  马乂星吐一口烟气:“下力气的人,哪儿有力下,就到哪里去,哪儿挣钱多,就到哪儿去。你问我怎么在这里,我还想问你呢!”
  我哼了一声,也懒得跟他多说话,扭头到师傅跟前,说:“师傅,你防着他点!”
  师傅点点头:“我知道,放心。”
  “那我走了。”
  师傅摆摆手:“去吧!” http://www.dadaoqiankun.net
  自始至终,二师兄都装着在垒墙,没有搭理我,我也没有搭理他。
  这一路心里都不痛快,那个马乂星长着一张马脸,一双眼睛老是含着血丝,又细又长,明明不近视,眼珠子还有点往外凸,怎么看怎么像蛇眼,一看就是阴毒的小人,心里不知道憋着什么坏水儿!
  师傅还在他的亲戚家里藏了一双猫眼,我近来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心神不安的,总怕出事儿!
  怀揣着这份担心,一直到刘二伟家里时,才缓过劲儿来。
  刘二伟家里放的有木材,搬出来就是现成的做床材料。
  谢丽红在家政公司上班,下午要去工作,家里只剩下我和刘二伟,他是下乡收散货的,有忙季和闲季,现在是闲,便待在家里,给我打打下手,也胡乱聊聊天。
  刘二伟说:“你嫂子一直惦记着你给下好的厌胜呢。”
  我说:“放心吧,我记着呢!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你们下了!”

失落的桃符th110


  这一句话提醒了刘二伟,刘二伟挠挠头,说:“晌午把酒给喝了,花生米也没了,我去再买点回来,晚上还得请您!”
  我连忙说:“别客气,别客气!”
  “不行,不行!”刘二伟早跑了出去。
  我知道,这是给我留空呢。
  我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来师傅早给我准备好的东西——三片连在一起的青竹叶子!
  竹,本来就是好东西,竹报平安节节高嘛。
  在这三片叶子上,师傅用毛笔都写了字,左边的叶子上写“大吉”,中间的叶子上写“平安”,右边的叶子上写“太平”。
  把这三片叶子用红布包着,藏在高顶椽子的暗角里,或者藏到梁上暗角里,寓意吉祥太平,正是大好的厌胜!
  布置好以后没多久,刘二伟就回来了,左顾右盼,笑嘻嘻地问我:“小陈你把东西藏哪儿了?”
  我骗他说:“埋在地下了,你把你家里里外外全揭一遍,肯定能找着。不过要是跑了气儿,可就不灵了。”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那就不管了,不管了。”刘二伟抓耳挠腮地说:“反正这心结是结了,以后跟你嫂子肯定吵不起来了。”
  “可不是吗?”我说:“人心才是最重要的,人心在一起了,厌胜再厉害,也变得不厉害了。”
  谢丽红下了班以后,回来听刘二伟说我已经下了好的厌胜,也是笑的合不拢嘴,又炒了几个菜,非要留我吃饭,我是想回去跟娇娇一块吃的,结果谢丽红拉着我说:“嫂子还有事儿要求你,咱们饭桌上说。”我只好留了下来。
  吃了几口菜,和刘二伟碰了杯子以后,我问谢丽红:“嫂子,你有什么事儿问我?”
  谢丽红先是一笑:“小陈啊,你也知道我做的是钟点工,经常去一个大户家里干活,这家的女主人叫徐冬梅,男人叫李海。冬梅大姐待我好,天天小红小红的叫,也不把我当外人,他们俩的好多事儿我都知道。这俩人是怎么回事呢?这男的收不住心,冬梅大姐难熬啊,就求到你头上了。”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我听得莫名其妙:“不是,嫂子,什么就求到我头上了?这里面有我什么事儿?”
  谢丽红不好意思的一笑:“小陈,你别怪嫂子最快,是你本事好,眼毒!我跟你哥天天吵架,谁都没想到会是木匠捣的鬼,你一眼就瞅出来了,还把那腌臜东西给找见了……嫂子就在冬梅大姐面前说了几句,没想到她就上心了。”
  我听得头大,说:“嫂子,我还是没明白你的意思,那个徐冬梅,求我什么呢?是想让我也去给她找找有没有匠人下的厌胜?”
  “嗯!”谢丽红大点其头。
  我苦笑一声:“嫂子啊,我这是误打误撞碰上的,是刘大爷跟我说你们装修房子的时候与匠人有过矛盾,我才想到这上面来的。那个徐冬梅、李海两口也跟匠人闹过矛盾?”
  “没听她说啊。”谢丽红摇了摇头,说:“你就去看看呗,有没有,你一看不就知道了?”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不是这么回事。”我说:“我又不是透视眼,装修到墙里面、木头里面的猫腻,我哪里能看出来!凭的全是推断,再说,你们家的事儿……”
  我本来是想说,“你们家的事儿还是我师傅指点的”,话到嘴边,又怕给师傅惹了麻烦,谢丽红要是直接求我让师傅出马怎么办?于是我又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谢丽红却抓住了话头,一脸紧张:“我们家怎么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失落的桃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失落的桃符txt下载 -失落的桃符在线阅读

乾坤小说站天天更新为您提供失落的桃符小说在线连载阅读,本小说为白金作家签约作家 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于天涯连载更新的第三部小说。本站提供免费的最新章节阅读,是从网络整理的资源,版权属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