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失落的桃符 >

第七章 冤家路窄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人们常常说一句话,叫做“冤家路窄”,但谁也不会想到,仇人之间的路会这么窄!
  三十多年过去了,师傅从年轻小伙儿变成了年近六旬的老汉,这几十年来,师傅从来没有再弄过厌胜的手段,可是他一弄,就把对头给招来了!
  当年,师祖爷完工的时候,是马乂星的父亲去验收,结果发现了师祖爷的下算,破了师祖爷的厌胜,师祖爷落了个家破人亡的结局;现如今,师傅完工的时候,居然是马乂星来验收——这究竟是天意,是宿命,还是巧合?
  谁也说不清楚,我更说不清楚,因为我实在是太害怕了!
  我不胆小,可遇见这种事情,我却无法不害怕。
  这命就像是一个轮回,三十多年前的师祖爷和师傅,如今的师傅和我,两对儿师徒,两对儿翁婿,这身份和经历,简直是一模一样!
  当年的事情会不会重复在师傅和我身上发生?
http://www.dadaoqiankun.net

  我想都不敢想!
  我怕师傅出事,我更怕娇娇出事!
  大师兄和二师兄并不知道师祖爷的那一茬子事儿,师傅说要给他们讲,但也只是讲了个大概,只说师祖爷是因为下厌胜,所以才家破人亡的,具体的来龙去脉,只有我知道,就连娇娇也不知道自己的姥爷和母亲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去世的。
  所以二师兄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他是个胆大妄为的人,天大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大师兄刚才还紧张,可是看见师傅连一点反应也没有,也就缓过来了。
  而师傅,到底是久经风浪的人,到了现在,知道了马乂星的真实身份就是当年披麻戴孝哭死师祖爷的那个年轻人以后,仍旧沉得住气,还是满脸憨厚的笑意。
  只听马乂星说:“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爹让我披麻戴孝、捧个牌位去哭那个木匠,说是能拆厌,我就去了,临了我爹又给了我两包胶泥儿,交待我说,如果对头躲进了棺材里装死,你就把胶泥儿抹到棺材盖和棺材的缝里。我去的时候,那老木匠果然躲进了棺材里,他还有个徒弟,跟我差不多大,在那里装哭,我一边跟着哭,一边绕着那棺材走,把胶泥儿都抹上去了……” http://www.dadaoqiankun.net
  “啊?”
  这话听得我如遭雷击!
  我看见师傅的脸色也变了。
  原来师祖爷竟然是这样被憋死的!
  马乂星当着师傅的面,憋死了师祖爷,而师傅到现在仍然不知就里!
  “哈哈哈!”死胖子肆意的大笑起来,拍拍马乂星的肩膀,喊道:“老表,你们爷儿俩还真损!”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马乂星说:“我爹告诉我说,只要两个人用作死的厌胜术斗上了,那就必须得分个胜负,见个真章!否则,不是他败,就是我爹亡,你说我能不损吗?不过,当时我也真没想到,能把他给憋死,这么多年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我心里一阵光火:“你这是故意杀人,你知道不知道?”
  “故意杀人?”马乂星笑了:“小老弟啊,屎盆子可不能乱扣,大帽子可不能乱盖——我就是在棺材盖上抹了点胶泥儿,咋就成杀人了?”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你明明知道棺材里有人!”
  “棺材里是个死人!”马乂星冷冷道:“那是个棺材铺,棺材铺子里有老板,还有那个木匠的徒弟,两个人都说那木匠刚死,我也就信了!这事儿就是捅破天,我也有理!事后,我才知道那木匠当时是诈死,但这又能怪谁?他不给人家下那个吊死人的套,会有这结局?这是报应!”
  “那你就不怕报应?”我跟他杠上了。
  大师兄频频拉我,让我不要再说了,可我忍不住。
  马乂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咦”了一声:“这位小老弟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咋我说一句,他呛一句?”
  “没有,没有。”师傅赔笑道:“他是个二杆子脾气,您别搭理他就行。”
  “好了,好了!”死胖子说:“我也忙,你们也别废话,让我老表赶紧检查检查完事儿!”
  我看了师傅一眼,师傅倒是无所谓地说:“请马师傅好好验收一下咱的手艺儿。”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马乂星说了句“客气”,然后就四处去看了。
  那胖子像跟屁虫一样,马乂星走到哪儿,他就走到哪儿,不时地问东问西。
  我们师徒四人没有跟上去,大师兄有些焦急,低声问道:“师傅,这个马乂星,能不能检查出来咱们动的手脚?”
  “再有经验的老师傅,也不过是个凡人。”师傅也低声地说:“谁也没有长着一双能穿墙的眼,我在墙里面下的厌胜,外面糊的好好的,他要是能检查出来,那就是神仙,要杀要剐,都随他了。”
  师傅这么一说,我的心就稍稍放下去了。
  只是师傅自己,却还是眉头紧锁,他的目光一直跟着马乂星游移。
  马乂星是个削瘦的驼背小老头,穿的很朴素,干干净净,身上还挎着一个绿色的老式军用水壶,师傅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那水壶。
  没过多久,马乂星验收完了,和那胖子一起过来,笑了笑,说:“活儿做的够细,不赖!没有几十年的经验,弄不成这样。”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胖子也眉开眼笑起来:“活做得好,工钱就没说的!”
  这么虚伪,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他几句。
  师傅说:“主家要是满意,那咱就把工钱清了,俺们也再去找新的活儿,穷卖力气的,一天也不能闲着。”
  “好。”马乂星突然把水壶从身上去了下来,拧开了盖子,举到师傅面前,说:“老师傅,完工了,喝上三杯好上路,不成敬意勿推辞。”
  那水壶离我也近,我一下子闻到了一股夹杂着腥味的酒气!
  一个激灵打过来,这是……金木水三牲反咒法里的血酒啊!
  这个马乂星与那胖子一定是事先用三牲祭祀过神灵和鲁班祖师爷,画了秘符,念了咒,用了狗血和在这酒里——这个防厌的大招,我可是听师傅讲过,谁下了厌胜,谁就会被反咒!
  至于这反咒的结果是什么,谁也说不准。
  师傅看着那水壶,也有些发愣。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大师兄满脸堆笑:“马师傅,您太客气了!我师傅他不会喝酒,就免了吧。”
  马乂星说:“喝三小口,意思意思,抿一下也算事儿,这屋子装修完工,大家都辛苦,就当是给主家庆贺庆贺。”
  “对!”那胖子说:“别不给咱面子!”
  大师兄说:“我师傅真不会喝!”
  我也说:“想庆贺的话,咱们以茶代酒,意思到了就行了!”
  马乂星盯着师傅,说:“老师儿,都是几十年的老匠人了,我这意思你不会不懂吧?你要是不喝,那可就是心里有鬼了啊。”
  师傅一笑:“您说到这份儿上了,不喝也得喝啊!”
  师傅接过水壶,放在嘴边,张了张嘴,又皱了皱眉头,说:“这酒可真冲!”
  “师傅……”我正想再劝他别喝,师傅却一仰脖子,喝了一口,又一仰脖子,第二口,啧啧一呲牙,第三口。

本章节来自www.dadaoqiankun.net


  我看着师傅喝,自己心里直打鼓,肠子都快抽筋了。
  师傅喝完,摇摇头,苦笑一声,把水壶递给马乂星,说:“这酒的味儿,真是不咋地。”
  “老师儿喝的爽快。”马乂星一笑,看看我们三兄弟:“学徒们,也都尝尝?来,这位小老弟先。”
  这个老狐狸,先把水壶递给了我。
  我看了师傅一眼,师傅若无其事,浑不在意,我把心一横,管他娘的,师傅都喝了,我怕个球!
  我一仰脖儿,“咕咚”一声,喝了一大口。
  一股火辣辣又腥又臭又糊的味儿从喉咙里直冲鼻腔,难受的我眼泪差点迸出来!
  “够了,够了!”
  我还要再喝,马乂星连忙把水壶拽走,说:“你们师傅喝仨,你们当学徒的,一人喝一个就行。”
  大师兄接过水壶,犹犹豫豫半天,偷眼看看师傅,又看看我,然后轻轻对着嘴唇,小抿了一下。

http://www.dadaoqiankun.net


  马乂星也不在意,把水壶递给二师兄。
  二师兄直接一瞪眼,说:“我不喝。”
  胖子不乐意了:“大家都喝了,你为什么不喝?”
  二师兄把脸一沉:“有人还去死呢,你怎么不去死?”
  这句话是原本胖子骂我的时候说的,现在被二师兄原话奉还,直接把胖子给噎了个半死,我听得也是心中大乐,二师兄真是个混不吝!
  马乂星说:“好了,不喝就不勉强了。老表你把工钱给人家结了吧。”
  胖子哼哼唧唧的,拉长了脸,把钱数了七八遍,才递给师傅。
  果然是只有两个工的钱。
  我在心里又骂了他一回。
  从楼上下来以后,大师兄愤愤地说:“师傅,你下的那个厌胜,厉不厉害?要是我,直接在做几口小棺材,装几个死老鼠,在他家石梁上打个孔,塞进去,咒死他算逑了!”

本章节来自www.dadaoqiankun.net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失落的桃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失落的桃符txt下载 -失落的桃符在线阅读

乾坤小说站天天更新为您提供失落的桃符小说在线连载阅读,本小说为白金作家签约作家 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于天涯连载更新的第三部小说。本站提供免费的最新章节阅读,是从网络整理的资源,版权属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