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失落的桃符 >

第四章 师傅亲传厌胜术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就在这时候,师傅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见我们都站在楼道口,愣了愣,说:“怎么都没回去?”
  “师傅!”
  大师兄膝盖一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他还拉了拉二师兄,二师兄“哼”了一声,脸色有些不自然,但也跪了下去。
  我呆住了,师傅也呆住了,说:“你们这是干啥?”
  “师傅,我们三兄弟都是叫您师傅的人,你不能只偏心老三!”大师兄说:“您藏了一手,想给老三开小灶,让他吃独食儿,是不是?”
  师傅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我急赤白脸地想要解释,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师兄又喊了一声:“师傅!您会厌胜对不对?这门手艺儿您不能光教老三啊。”
  “唉……”师傅叹了口气,说:“谁告诉你我会厌胜的?”
  “老三都说了!”大师兄说:“您昨天半夜出去就是鼓捣厌胜的东西去了,刚才在上面不下来,也是在鼓捣厌胜。这法子是鲁班祖师爷留下来,保佑徒子徒孙不受欺负的本事,您是我的亲师傅,我没有爹,您就是我的爹,你不能对儿子藏私啊!”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大师兄睁着大眼说瞎话,我什么时候告诉他师傅会厌胜了?
  我正要反驳,师傅却瞥了我一眼,用眼神制止了我,我只好闭嘴。
  师傅说:“你们俩起来吧。”
  大师兄摇摇头:“师傅不答应俺俩,俺俩就不起来。”
  师傅说:“厌胜,我会。不过我没有教过老三,他就是给我打打下手,连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二师兄撇了撇嘴,显然是不信。
  师傅又说:“你们俩放心,我要是教的话,就都教,不教的话,就一个也不教。”
  大师兄和二师兄面面相觑,二师兄说:“师傅,那您到底是教还是不教?”
  师傅说:“你们真想学?”
  大师兄和二师兄异口同声地说:“想!”
  “这种本事太下作,学了不好。”师傅说:“用多了,会不得好死。”
  大师兄说:“师傅放心,我们学了也不会经常拿来害人。”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二师兄说:“鲁班也会,没见不得好死;师傅也会,还用了,不还好好在这儿说话呢?”
  二师兄就这德行,说话难听,常常能噎死人。
  师傅被他噎的发了半天愣,然后才说:“你们先讲讲学这个干什么?”
  大师兄说:“把祖师爷的全挂子本事学到手,才算是真正的匠人,不丢份儿。”
  二师兄说:“谁欺负我,我就用这兑他!”
  大师兄虚,二师兄狠。
  师傅看了看我,说:“老三,你呢?”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学。”
  大师兄和二师兄一起扭过头来拿眼瞪我,我也不搭理他们。
  我听了师傅讲的往事,师祖爷精通厌胜,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自己憋死在棺材里,媳妇病死在床上,女儿难产丢了命——这本事有什么好的?谁爱学谁学去!
  “你们俩起来吧。”师傅若有所思地说:“我教,教你们三个,老三也要学!我说了,要教的话,都教,一个也不偏心,对谁都不藏私。”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我张了张嘴,想拒绝,师傅一句话把我堵了回来:“要是非不学的话,也行,别认我这个师傅了。”
  “哎呀我的好师傅!”大师兄从地上一下子弹了起来,兴奋地满脸红光:“师傅您老人家累了吧?饿了吧?走走走,咱赶紧回去吃饭歇会儿。”
  二师兄慢慢地站起身,也很高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站在那里,嘴里像是含着黄连吐不出来一样苦,师傅的话不容置疑,他要教我们厌胜,我不想学,他还非要我学,如果我坚持不学的话,就得卷铺盖滚蛋。
  我给师傅当学徒当了这么多年,夯地、打基、垒墙、圈梁、结顶、贴砖、刷灰、磨地的建筑本事,连带着锯、刨、刮、削、钉、插、拼、装、粘、漆的木工本事,差不多全都学会了,卷铺盖滚蛋也饿不死,但是娇娇可就不归我了。
  以前,我是看见娇娇的人了,心里头就热乎,自从昨天夜里师傅说要把娇娇许给我以后,我连动动念想都热乎,浑身热乎,再也舍不掉了。

最快更新 www.dadaoqiankun.net


  回去的路上,大师兄因为兴奋,话显得特别多,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
  我和二师兄都很沉默,我没心情,他话少。
  师傅不停地抽烟,喷云吐雾,敷衍着大师兄。
  突然间,二师兄问了一句话:“师傅,你那里有什么书没有?”
  “书?”师傅笑了:“下苦力的,又不是考大学的,要书干什么?你见我什么时候看过书?”
  “不是普通的书。”二师兄说:“是写厌胜术的书。”
  大师兄不说话了,眼睛直勾勾盯着师傅。
  师傅收了笑:“以前有,你师祖爷传下来的,我烧了。”
  二师兄皱了皱眉:“为什么要把师祖爷留的书给烧了?”
  “留着是祸害。”师傅说:“你师祖爷因为它,家破人亡,有空我给你们讲讲。”
  这下,大家都不吭声了。
  我也终于理解师傅为什么会答应要教大师兄、二师兄木工厌胜术了,因为师傅知道,只要自己一天不答应他们,他们就会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

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师傅不能跟他们翻脸。
  或者说不敢,大师兄坏点子太多,二师兄太阴狠,师傅自己无所谓,他还有个女儿呢。
  我也明白了师傅为什么非要教我,教了我,娇娇就安全了。
  只是我的胸口,越来越闷,心里头,也越发沉重起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师兄的话又多了起来,不停地问师傅在那胖子卧室的墙里头弄了什么东西,师傅让我说,我便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娇娇听了,瞪着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说:“天啊,往墙里头埋那东西是要干什么?”
  “这就是木工厌胜术中的一个法子,还有好多,都是鲁班祖师爷留下来的……”大师兄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娇娇总算是明白了个大概,说:“以前听人家讲,好多屋子闹鬼,有的半夜里能听见脚步声,有的能听见天花板上有弹珠的蹦跶声,有的还能听见喘气声,原来都是木工厌胜在作怪?” 本文来自失落的桃符www.dadaoqiankun.net
  “不止这些呢!”大师兄越发卖弄:“有时候你睡到半夜起来,还能看见屋子里忽的飘过一个人影,还有人站在你床头,吐着舌头,俩眼流血!”
  “呀!”娇娇脸色一白:“大晚上的,你别吓唬人。”
  “可不是吓唬你。”大师兄说:“我早就听过木工厌胜这道道儿的各种说法,厉害的,能让人破财、丢官,能让烈女变淫妇,能让好男变恶棍,能让富家大户家破人亡!”
  娇娇的脸色变得更白,她看向师傅:“爸,你这不是害人嘛!你别弄了!太损了!”
  “有害人的,有伤人的。”师傅说:“我这都不是,我是吓唬吓唬那个胖子,只要他给咱们工钱,我还给他解。你们也记住,千万不能用这法子害人,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大师兄连连点头,说:“师傅放心,肯定不害人。”
  我也说:“我都不想学这东西,就当给大师兄和二师兄作伴算了。” 本章节来自www.dadaoqiankun.net
  二师兄闷声闷气地往嘴里夹菜,吃饭,一个字儿也没说。大师兄用胳膊碰了碰他,他才“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应承师傅的话了没有。
  娇娇还是忧心忡忡,说:“学的人多了,总会有害人的,也不知道鲁班祖师爷留下这法子干什么?”
  “你用电钻钻墙好使,用电钻杀人也好使。”师傅说:“东西都是好的,看谁用它。以前的社会,泥瓦匠、木匠都是下九流的人,谁都可以作践,鲁班祖师爷留下这套法子,就是想让世人知道,咱们匠人也是有手段的,你们太欺负人的话,咱们匠人就要用厌胜术了。这就好比——美国有原子弹,中国也造,它就不敢用原子弹打中国——这是让人有个畏惧的心在,让人互相敬重,不是为了害人。有些人心眼儿坏,拿这法子去害人,自然会遭报应,祖师爷也不保佑他的。”
  这话把我给说服了。
  也让我想起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人人都互相敬重,谁会拿这法子去坑害人。连学武术的人都说,“武”是“止戈”的意思呢。 http://www.dadaoqiankun.net
  “嗯。”娇娇也信服地点了点头,然后环顾四周,说:“咱住的这个房子里有没有谁弄过那玄虚?”
  “别疑神疑鬼。”师傅说:“大多数人的心肠还是好的,没来由乱害人。租这房子以后,住进来之前,我先用了禳解的法子,不会有事儿的。”
  “禳解的法子?”大师兄又来劲儿了,说:“师傅,人家都说想要学打人,就先学会挨打。咱们要学厌胜,就得先学禳解的法子。您就先教教我们几个禳解厌胜的法子?”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失落的桃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失落的桃符txt下载 -失落的桃符在线阅读

乾坤小说站天天更新为您提供失落的桃符小说在线连载阅读,本小说为白金作家签约作家 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于天涯连载更新的第三部小说。本站提供免费的最新章节阅读,是从网络整理的资源,版权属于作者。